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超淫女的列传
超淫女的列传
 最让葛瑞丝无法抵抗的,是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在她体内刮磨顶转的感觉,敏感得不像第一次的淫乱媚肉紧紧挤压着棒身,花心也努力吸啜着龟头,要不是凯文才刚射出过一次,早就被葛瑞丝天生的淫器体质弄得喷精出来了。
  「小骚货,第一次就爽成这样,以后不就天天都得被操个几次才够?」
  「我…」葛瑞丝被快感弄得迷迷糊糊的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被好几个男人轮奸的模样,心中居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才不会…不会的!」为了摆脱妄想,葛瑞丝拚命否定着。

  「啊…你强奸我…让人家变成…这样…还说…人家淫荡…唔…太过分了…明明就是…你…强暴人家…」葛瑞丝娇喘着辩解,身子却主动地摆动着,浑然没发现凯文已经停下所有的动作。

  「哼哼…说你是骚货还想不承认,现在我可什么都没有做,是你强奸我,不是我强奸你。」凯文反讥着。

  「啊!」葛瑞丝楞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主动迎合着眼前卑劣的强奸犯,这发现大大打击了她的自尊,就算是被强奸,她居然表现得像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甚至比婊子更淫荡,至少婊子是为了钱而逢场作戏,自己却只想着感受更强烈的快感。

  「不要…我没有…我没有这样……」葛瑞丝哭了起来,稚气脸庞梨花带雨的模样更加添了楚楚可怜的感觉,凯文被刺激得兽性大发,抓着她的乳房就是一顿猛插。

  「不要!不要!快…死了…不!啊…到底…里面…里面都…被…啊!插死了…坏了…」

  「小婊子,爽了吧?叫得更淫荡点来听听。」

  「啊啊…小婊子…好爽…好舒服…淫荡的小穴…爽死了…人家…什么都不…不能想了…干人家…用力干人家吧…啊…啊呀…唉……干死我…干死你淫荡的…婊子…」葛瑞丝学着成人影片里的模样,放声淫叫着,既然处女已经被夺走了,丢脸的淫荡样子也被发现了,身体还主动迎凑着肉棒,那自己还有什么在乎的?
  只要能舒服就好,只要能被大肉棒干上高潮就好,这样就足够了…

  「干我…操死我吧…啊…人家想…丢很多次…很多次…永远都…被奸…」放开胸怀享受性爱的葛瑞丝,有着和平时截然不同的美。

  凯文被她的淫荡所刺激,不禁用力再用力,一次比一次强劲,一次比一次更深入,像发情的狮子一般将肉棒疯狂抽出再插入,干得葛瑞丝淫水四溅,有些甚至飞到洗手台前去了。

  「啊…不要停…不要停…干…天…天啊…要…泄了…又泄…给你…你的…肉棒…」葛瑞丝双颊晕红,高潮的届临让她更显艳丽,也更吸引男人在她身上发泄兽欲。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凯文整个人压在葛瑞丝身上,对着她的子宫射精了。
  「啊啊…啊…」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的葛瑞丝无助地呻吟着,连阻止对方的能力也没有。

  「好过分…」葛瑞丝失去焦距的双眼半睁半闭,梦呓般的说着。

  凯文欣赏着高潮后的美人,因为裤子被他扯下来,上身衣物又被葛瑞丝自己拉了上去,因此中间裸露了一大段,从乳房到大腿完全暴露在灯光下。

  她的娇躯因为剧烈的运动与快感而渗出了点点汗水,让原本就比白种人更柔滑的肌肤变得莹润如玉。

  「难怪有那么多人想娶日本老婆!」凯文暗想着。

  同样是白,欧美人的白皮肤总让人感到些许不自然,而中国、台湾、日本这些个国家的亚裔女孩,肌肤就算白也不会有种惨白的感觉,那些许的黄而让她们的白更有生命力。

  美貌、娇艳、温柔…虽然冷漠了点,再加上最重要的淫荡,凯文自认为知道了为什么有「娶妻当娶日本妻」的说法。

  他可不知道,像葛瑞丝这样的女孩,就算是在日本本土上也不见得有第二个。
  「糟糕。」凯文看了看厕所外,突然说了这句话,然后跑出厕所,在葛瑞丝还搞不清楚状况之前又跑了回来。

  「门被关上了。」凯文说道。

  「啊!」

  「这大楼的保全还真是守时啊。」门一旦被设定关闭,在隔天早上五点之前就不可能再开了,强要开门只会触动保全系统,下场就是到警局的牢里「解释」自己为什么那么晚还留在公司。

  身为强奸犯的凯文进监狱是罪有应得,但葛瑞丝却只得向警察解释自己被凯文强暴的过程,搞不好凯文还会在审讯室里大爆葛瑞丝的淫荡事迹。

  「怎么办…」

  「反正门不到明天是不会开的,这就证明上天要我们好好『沟通』一晚。」凯文淫笑着。

  「不…」葛瑞丝无助地被凯文拉了起来,以衣衫不整、股间还留着精液痕迹的难堪模样站在他面前。

  「脱掉!」凯文命令着,一只手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大肚子。毕竟是第一次当强奸魔,不免有点紧张,幸好被害人相当配合,不然他早就进警局了。

  葛瑞丝红着脸,用颤抖着的双手慢慢脱下上衣、牛仔裤,胸罩在先前就被他俩狂乱的动作甩到一旁去了,因此现在葛瑞丝身上除了鞋袜外,只剩下一件内裤,还是歪歪地挂在大腿上,一点遮蔽效果也没有。

  「真漂亮,像你这样的人居然到了二十五岁还是处女,真该说其他男人都瞎了狗眼吗?」

  「我…」葛瑞丝羞得闭上双眼,心中却又有点窃喜,不管在什么情况,被别人称赞漂亮都会让女人高兴,即使对方才刚强暴过自己。

  (不…不可以高兴…他是坏人…)葛瑞丝拚命压抑着喜悦的心情,因为她习惯性展现出来的冷漠使得她很少被人称赞外貌,大部分的人只敢赞许她的工作能力与智慧,却不敢直截了当的对她的魅力有什么意见。

  但当时即使真有人称赞她,她大概也不会有这种反应吧。

  「尤其又这么淫荡…」凯文接着说出让葛瑞丝全身发烫的评语。

  「我没有淫荡!」

  「那刚刚是谁一直在喊『要泄了…好爽』?」

  「呜……不是我…」葛瑞丝心虚地否认着,心里把自己淫荡的身体骂了个狗血淋头。

  「也不用不承认,那湿淋淋的一片可不是水吧?」

  「我…」葛瑞丝遮掩着股间的手压得更紧,整个人也缩了起来,但却掩饰不了两腿之间潺潺流下的斑斑黏液。

  「淫荡是好事啊,有什么好否认的。」凯文走向葛瑞丝,替她脱下了内裤。
  葛瑞私意外地相当配合,一双黑褐色的眼眸中流露出来的,除了畏惧之外,还有浓浓的期待与情欲。

  「趴在洗手台上,屁股对着我。」

  「呜…不要…」葛瑞丝哀求着,却还是乖乖的照做了。

  白嫩圆滑的臀部高高翘起,看起来似乎没有肌肉,却一点也不见下垂,摸起来的手感更是弹性十足,如同中国城卖的馒头。

  「你…你想…这样…做吗?」

  「嗯…从背后来是单调了点……」凯文想了想,提出一个几乎让葛瑞丝当场吓晕的建议:「这样吧,我顺便帮你开通后门,这样三个洞的处女就都凑齐了。」
  「后…后门…啊!不要!」葛瑞丝颤抖了起来,虽然凯文没有讲白,但聪明的她很快就知道那个词代表的意思。

  「屁股不行…不行~~啊!」

  葛瑞丝还在求饶,凯文的大肉棒就已经对准她的菊蕾狠狠撞了进去,一股撕裂感涌上脑海,让她痛得想开口大叫,小嘴却已经被凯文眼明手快地按住,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堵截在葛瑞丝的口中。

  「呜!呜呜…。呜…」强烈的痛苦,紧接而来是热辣辣的麻痹感,后庭被贯穿的感觉居然有点像被电击,但电击产生的剧痛与刺激瞬间即逝,而这却是持续不断的。

  或许是因为强奸的缘故,凯文也不太理会什么绅士风度,三两下把自己的老二完全埋入葛瑞丝的肠子里去。

  「别哭,已经全部进去了。」从镜子里看见葛瑞丝泪流满面的痛苦模样,凯文不禁安慰着她。

  「接下来就会开始爽了。」凯文缓缓抽出肉棒,在完全拔出的前一刻又缓缓戳了回去,还是第一次的菊蕾可经不起先前那样的奸淫,毕竟肛门原本不是用来容纳肉棒的。

  「幸好我们不在阿拉巴马,不然可就犯罪了。」凯文边抽插还边说笑。
  「我…啊…你才犯罪…你强奸我…呜呜…」葛瑞丝好不容易才摆脱凯文的大手,却已经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对肉棒产生反应了。

  (好奇怪…啊…屁股里面…麻麻…痒痒的…)葛瑞丝不自觉地开始发出艳丽的喘息,紧蹙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才不到五十次就习惯了?)凯文有些意外,不过同样没经验的他并不知道这算不算女人的正常情况,但既然她已经有快感了,自己也没必要再捂住她的嘴,空出来的双手刚好拿来把玩她位于洗手槽中的美乳。

  「不行…啊…」葛瑞丝的脸蛋靠着水龙头,看着镜中被蹂躏后庭的自己,那曾经在一两天前在自己家中看见过的淫荡模样,现在又出现在镜中。

  (我…不该这样…屁股…是屁股耶……屁股被插…他是坏人…是坏人啊…我…不能屈服…屈服在…那么舒服…的…肉棒…插…)葛瑞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凯文从背后插入还一脸喜悦的自己…

  「爽了吧。」凯文一巴掌打在葛瑞丝的美臀上,享受着她后庭的紧缩感。
  「呜!」葛瑞丝抿着嘴不喊出声音来,吃痛而收缩的菊肛让她感受到比痛楚更强烈的快感,让她几乎又喷出阴精来。

  葛瑞丝只穿着鞋袜,高高翘着白嫩美臀的模样,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兽性大发,凯文自然也不例外,既然她已经习惯了,自己也甭客气了。

  「啊呀…不要…不要那么…粗暴…屁股…快裂开了…会被…弄坏…啊…呀…」
  「夹得那么紧,还说什么不要?」凯文又对她的屁股打了一巴掌,似乎喜欢上这种游戏了。

  「好痛…好痛哦…」为了缓解痛楚,葛瑞丝的身体变得更渴求快感,既然凯文的手跑到她的屁股上去,玩弄乳房的工作自然由她接手。

  「真骚。」

  「呜呜…」葛瑞丝已经没有力气反驳了,从星期五晚上被静电推上高潮开始,这几天来她泄身的次数已经比得上别人一整年的份了。

  在葛瑞丝美好菊穴的压榨下,凯文努力了将近一小时,干得葛瑞丝几乎昏迷,才在她的肠子里射出第三次精液。

  「啊…」葛瑞丝低声呻吟着,却只能扭动身子,稍微纾解精液注入的异样感觉。

  凯文抽出肉棒,摸了摸肚子,任凭葛瑞丝软瘫在洗手台上,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办公室里。

  「洋芋片…薯饼…没买罐头真是太失策了。」凯文翻着自己的柜子,拿出了几包自己偷藏的零食,既然要撑到明天,今晚的晚饭只能在这里解决了。

  葛瑞丝就算再怎么秀色可餐,也不能真的吃了她。

  「组长的柜子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凯文打开葛瑞丝桌下的柜子,失望的发现里面净是一些工具和书籍,不死心的他又打开葛瑞丝的提包,却看到一个奇怪的机械躺在提包当中。

  「这是…」凯文终究也是这家电机公司的员工,很快就知道这突出两根金属短棒的东西是什么,但问题是葛瑞丝带着它做什么?

  以电极间的距离、以及电池的数量来看,要说是防身用的电击器,威力不免弱了点,他按了按开关,看着蓝白色的电弧,想道:(这东西顶多也只有和静电差不多的电力吧…)

  「啊!」一个异想天开的灵感闪过凯文脑海,既然不是防身用的,也不是工作上会用到的,那葛瑞丝带着它就只有一个理由:那是用在葛瑞丝自己身上的。
  凯文拿着电击器和零食走进厕所,葛瑞丝已经勉强爬起来了,但看到凯文手上的电击器,却吓得差点跌坐到地板上去。

  「哼哼,组长的兴趣真少见啊…」凯文试探着她:「这东西乱用可是很危险的。」

  「我…不是…」葛瑞丝慌得连遮住身体都忘了,一双手胡乱挥动着,仿佛想把凯文的指控挥开一般。

  这样的表现更证实了凯文的猜想,外表冷酷的葛瑞丝,实际上是一个喜欢电击玩法的淫娃。

  「小骚货,你是拿来电这里呢…」凯文拿着电击器对着她的胸部笔划了几下。
  「还是电这里呢?」电击器下移,闪着银色光芒的电极直指葛瑞丝的股间。
  「我…我…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葛瑞丝连耳根子都羞得红通通,如此娇羞的模样更显出她的风情万种。

  「先不急着玩,反正时间还很多,我们先吃个东西。」眼见葛瑞丝已经被他逗得娇羞不胜,凯文见好就收,先把肚子填一填,等一下要玩也才有力气。
  葛瑞丝看着凯文递过来的薯饼,心里不知道该是拒绝还是感谢,至于被害人该有的憎恨,她心里居然是一点也没有。

  (原来…做爱那么舒服…)她的心中隐隐有了这个念头。

  受电击器之赐,葛瑞丝对痛楚的抵抗力比普通女孩高了不少,就算前后两个处女洞都被凯文无情的蹂躏,她也能在痛苦当中享受快乐。

  「等一下要先电哪里呢?」凯文一边咬着洋芋片,一边欣赏美女,想像着葛瑞丝被自己电得淫水四溅的样子,胯下已经发泄过三次的大肉棒就又生气勃勃地站了起来,把一包洋芋片顶到地上去。

  「不…不要…」

  「别客气了,你也应该很喜欢这么玩吧,瞧你还随身携带呢!」

  「我…」

  「放心,我不会说你是变态的。」凯文捏了捏葛瑞丝的乳房:「你只是比较淫荡一些而已。」

  (我…真的比较淫荡吗…)葛瑞丝不禁想着,回想这几天的自己,她很快就绝望地承认了自己确实是个浪到骨子里的淫女。

  「淫荡也不是什么罪嘛,别听教会那群假道学放屁了。」凯文落力加码,誓要将冰山美人葛瑞丝变成荡妇淫娃:「何况我比较喜欢你这个样子。」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可是有被抓去关的觉悟才强奸你的,你就知道你的魅力有多大了。」凯文的歪理如行云流水一般说将出来,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可不会接受「因为喜欢所以强奸」这个理由。

  但葛瑞丝却偏偏信了!

  「嗯…」葛瑞丝的脸蛋又红了起来,但这次是欣喜的娇羞。

  一个穿着衣服的胖男人,和一个只穿着鞋袜的娃娃脸美女,坐在厕所的地板上吃着零食,这画面看起来无比的诡异,两人间却浮动着异样的温馨气氛。
  「东西也吃了,茶水也喝了,接下来就又是快乐的时光啦!」凯文把零食包装丢进垃圾桶,回头看着葛瑞丝。

  「嗯…」葛瑞丝温顺地躺了下来,让凯文欣赏她美丽的裸体。

  「腿张开。」凯文命令着,葛瑞丝脸蛋红了起来,慢慢将一双美腿分开,露出才刚失去处女不久的蜜穴。

  「从这里先开始吧。」凯文拿起电击器压在葛瑞丝的乳房顶端,按下开关。
  「啊啊啊!」葛瑞丝惨叫一声,身体大力扭动着,股间的嫩肉也挤压、抽搐着溢出了一股淫水。

  「啊啊…嗯…好痛…可是…好舒服…」葛瑞丝喘着气,淫叫着。

  「才刚开始呢。」凯文将电击器换到另一个乳房上,又来了一次电击。
  「呀啊!…哦…电…电人家…啊!啊!」放下矜持、承认自己淫荡的葛瑞丝全心全意地接受凯文的电击,不管他想电哪里,葛瑞丝都非常配合地献上自己淫湿的肉体。

  为了不让葛瑞丝因为电击时的弹跳而受伤,凯文索性压着她的双腿,电击器的电压虽高,但电流量只和静电相当,因此凯文不必担心自己会被电到。

  「啊啊…舒…舒服…啊…凯文…电我…电穴穴…那里最…刺激…啊!…痛…好痛…嗯…可是…就是这样的…感觉…」

  完全无法预测落点与时机的电击让葛瑞丝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在剧痛与快感当中达到一次次欲仙欲死的高潮。

  看着葛瑞丝的淫态,凯文的肉棒胀得发痛,已经射过三次的肉棒子变得史无前例的大,肉茎表面青筋暴现,仿佛再不发泄的话就会当场爆炸一般。

  为了不让葛瑞丝还没过门就守活寡,凯文赶紧将肉棒送进她的桃花仙洞,享受着被淫肉包裹的快感,然后把电击器压在葛瑞丝的阴蒂上,微弱的放电声过后,葛瑞丝又尖叫了起来,小穴也变得无比紧缩,几乎要把肉棒挤断。

  等夹力减低之后,凯文才开始活塞运动,有了刚刚的经验,他不再电击她的阴蒂,只敢对乳房下手。

  「啊!啊!我…啊…被…插入了…嗯…你…好坏…顶…那么…深…啊!不…不可以…又…电…那里…啊!…会…泄…人家会…死…」葛瑞丝像快断气的人一般,不断吐出只能勉强辨识的单字。

  自制的电击器、粗大的肉棒,其中任一个都能让葛瑞丝攀上绝顶高潮,现在却同时被这两样东西蹂躏,也难怪她会爽得近乎崩溃了。

  「啊啊…啊…快死了…快死了啊…」葛瑞丝不断尖叫,手脚拚命挣扎,但这么有活力的样子也只是一开始而已,随着时间与淫精的流逝,她的反抗也渐渐弱了下来,最后只能喘着气,杏眼微开,任由凯文蹂躏。

  「小…淫妇…不行了吗…哈哈…」凯文喘着大气,上身衣服早就被嫌热的他丢到一旁去了,露出大团肥肉,闪着亮晶晶的油光。自从学校毕业之后,凯文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么剧烈的运动了。

  「我…啊…真的…不行了…啊…你的肉棒…在里面…戳…戳烂了…人家的……子宫…啊…」葛瑞丝虚弱地回应着,除了高潮与电击瞬间还会有反应之外,其他时间就只能流着淫水任凯文蹂躏。

  「虽然现在说晚了一点,不过…怀孕吧!」凯文大叫一声,肉棒深深拓入她的身体里,伴随着一次对阴蒂的强烈电击,滚滚热精涌进子宫。

  葛瑞丝只发出短短「啊」的一声喘息,本已失去一切力量的娇躯弓了起来,腰臀几乎完全悬空,高高挺出的耻部紧压着凯文的大肚子,让肉棒和小穴完全密合。

  凯文抓着葛瑞丝弹性十足的美臀,将精液注入美丽组长不断痉挛的小穴里,欣赏着她被射精的同时还不断高潮的媚态,享受着龟头被花心啜吸的美妙感觉,然后射出更多的白浊液。

  这时候,凯文才体会到那几个中国同事所说的「精尽人亡」是什么感觉。
  射光了睾丸里的所有精液,凯文倒在葛瑞丝的身上,竟然睡着了。

  高潮了太多次的葛瑞丝,在小穴里的充实感与酸疼感催促下,也失去了意识。
  厕所里,一个胖男人压在只有他三分之一不到的女孩身上,幸好还偏了一点,不然就是个体重杀人事件了。

               ※※※※

  「嗯…啊!快起来!」葛瑞丝从沉睡中苏醒,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大事不妙。
  他们这个样子,任谁看也知道他们搞了什么事情,在公司的厕所里大玩电击性爱,被上司知道了,就算不卷铺盖,这公司他们俩也待不下去了。

  「嗯?…怎么了?」

  「快起来!」葛瑞丝拚命推着凯文,但体重的绝对差距让她完全无法撼动凯文一身肥肉分毫。

  「哦…」凯文慢吞吞的挣扎起身,但挣扎了一半却突然跳了起来,灵活的程度一点也看不出是个体重过百的胖子。

  「现在几点了?」凯文紧张的问道,却忘了自己手上就戴着表. 「看表啊…」葛瑞丝幽怨地说道,如果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的话,那他们就算完了。

  「五点…五分…还好还好。」凯文看看表,松了口气,但也轻松不了多少时间,因为不到一小时之后就是清洁人员的上工时间了。

  在这之前,他得将厕所里这些处女血、淫水、精液混在一起乱七八糟的东西清干净才行。

  在葛瑞丝的帮助下,凯文花了十几分钟清理「罪证」,还没来得及思考「被害人」葛瑞丝为什么会那么配合,就带着她逃出已经解除定时保全系统的公司。
  但因为葛瑞丝被他奸得双腿发软、浑身无力,他只得载着她回到葛瑞丝的家。
  一走进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令人毫不意外、毫无生活感的客厅,不过一走进卧房,葛瑞丝的脸蛋却整个红了起来。

  床上的淫乱痕迹,清清楚楚地告诉凯文,葛瑞丝真是个淫女的事实。

  发现凯文的目光,葛瑞丝赶紧别过头去,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凯文将她拥进怀中,轻咬着她的耳朵,说道:「真想要的话,直接通知一声,挺多人都很乐意服务的。」

  「讨厌…什么挺多人…」

  「十个服务、二十个排队、三十个准备挂号,还有一百多个领号码牌等着…」
  「讨厌…」葛瑞丝的脸蛋红得像苹果一般。

  「今天干脆就自我放假吧。」凯文说道。

  「嗯…」葛瑞丝点点头,在经过整个晚上的激烈性爱之后,她也真的累了,要不是凯文压得她睡不着,只怕到现在他们还在公司厕所里面睡着。

  「都是你害的啦!」葛瑞丝含嗔带怨地接过手机,拨通了公司的电话。
  「喂,是我,今原。」葛瑞丝讲着电话,凯文的手却开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嗯…我早上觉得不太舒服,所以想请假一天…对…应该是从昨天开始的吧,或许是感冒,我等一下会去看个医生。」葛瑞丝努力保持语气的稳定,但在胸脯被直接抓捏的时候却还是不免发出轻微的呻吟。

  「哦…不…不是…我还好…只是有点累…」葛瑞丝的娇躯微微颤抖着,左手抓着凯文的手臂,却不知道是在抗拒,还是在要求他能抓得更用力一点。

  就算两只手都能使用,葛瑞丝也无法阻止凯文的魔爪,更甭提现在只剩一只了。

  凯文抱着她,嗅着她带着些许精液气味的体香,一双手在她身上大肆轻薄,除了高挺的乳房以外,那被单薄布料包裹着、不久前还被自己蹂躏的淫荡嫩穴,自然也是玩弄的重点项目。

  「啊!」葛瑞丝大叫一声,因为凯文的手已经摸到她股间那能让她从冰山美人变成淫娃荡妇的开关。

  「发生什么事?」电话另一头的人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有只老鼠…」葛瑞丝忍着销魂蚀骨的快感,回应着。
  「我知道,过几天会叫业者来清理的…就这样…嗯…帮我向老板说一声。」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通毕生最难耐的电话,葛瑞丝阖上手机盖,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啊…啊…讨厌…你…不要摸…那里…哦…」葛瑞丝的手再也抓不住手机,银色的手机掉到床上,不久之后,它的主人也跟着摔到床上去。

  「你…坏蛋…欺负我…」

  「我本来就是坏蛋啊,我可是强奸魔哩。」凯文色眯眯的欣赏着葛瑞丝含羞带怯的俏模样,把沾满她淫水的手举到面前比画着。

  「讨厌…」葛瑞丝的脸蛋又红了起来,就算他强暴了自己,自己却只觉得害羞,一点也没有想报警抓人的想法。

  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淫乱的女孩吗?

  「接下来该我请假啦。」凯文掏出手机,还补了一句:「理由就说因为要满足一个淫乱女,所以一整晚没睡,还射了四次好了。」

  「你…不许说!」葛瑞丝惊叫。

  「嘿嘿…」凯文拨通电话,说道:「嗯…我凯文,那个因为昨天晚上…」
  听到这里,葛瑞丝的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生怕凯文真的说出「整晚满足一个淫乱女」这种话来。

  幸好凯文没有这么说,他说道:「…睡觉之前,突然觉得头晕,结果一晚上来了四次…」

  「呜!」葛瑞丝又紧张了起来。

  「…跑厕所,搞得一整晚没睡,现在脚步虚浮,头晕脑胀,所以帮我跟老板请个假…什么?组长也请假?我想大概我就是被她传染的吧,昨天她不就怪怪的吗,还一直跑厕所…嗯…」

  这时候,葛瑞丝突然扑向凯文,脸蛋靠在他的股间,伸手拉开了拉炼,将那根肉棒子掏了出来。

  「我。要。报。仇。」葛瑞丝无声地说道,随即一口将肉棒含了进去。
  这下子换凯文紧张了,一想到葛瑞丝随时都可以咬断他的小鸟,他可不敢再逗弄她了。

  而葛瑞丝虽然没有真的咬下去,但她那没有技巧却热情十足的口技却让凯文不得不和刚刚的葛瑞丝一样分神抵挡叫出声音来的冲动。

  (哼哼…)抬眼看着凯文的表情,葛瑞丝心中浮现一股复仇的快慰,嘴巴的动作也就更积极了。

  凯文尽可能的快速结束谈话,但等到他挂断电话后,原先软绵绵的棒子也已经被吸得硬梆梆了。

  「既然我硬了你湿了,那就再来一次吧。」凯文推开葛瑞丝,直接用体重的优势将她压回床上,承受了两人体重的她深深陷入柔软的弹簧床中,仿佛掉进蜘蛛网里的蝴蝶般走投无路。

  「不…不行…不是要休息吗?」

  「先睡前运动一下,等等『休息』起来才会彻底。」

  「不…啊…嗯…不要…」葛瑞丝娇叫着,双手不断推拒,但凯文只摸了几下,葛瑞丝就湿淋淋的投降了。

  「哪里不要?」凯文嘲笑着怀中已经微微张开双腿、任凭摆布的美女。
  「不…不要这么说嘛…」葛瑞丝抱着凯文,身子也摆成容易被进入的姿势,股间的淫肉从昨天开始就没干过。从任何方面来看,葛瑞丝都是个最不称职的被害者。

  「嗯…啊…热热的肉棒…又进来了…」葛瑞丝娇吟着,双腿夹住凯文的腰,吞入肉棒的淫穴也颤抖着吸吮他的棒子。

  为了报答葛瑞丝,凯文也用不亚于她的热情积极地取悦着她。他抬起葛瑞丝的美腿,让她饱满的耻丘完全暴露在肉棒的进攻范围当中,接着就是一阵狂抽猛干,奸得葛瑞丝淫叫连连,什么日本女孩的矜持都忘记了。